六龜警備道大津至真我山南峰段:搜索日治時期的遺跡

English version here 英文版本請點擊

first

 

六龜警備道:簡史與現況

六龜警備線道是日治時期南部興建的第一條警備線,主要為防堵原住民出草阻礙日本政府樟腦事業的發展,遂設置隘勇線及通電鐵絲網以保護採樟腦的工人及日人;全長50餘公里,沿線共設置53座分遣所、4處監督所。至今,多處已逐漸恢復原始森林的樣貌,但在藤枝森林遊樂區以及茂林風景區一帶仍存在幾段沒什麼損害還能走的路,路邊還看得到分遣所和步道本身的遺跡,主要為石頭疊成的牆壁或駁坎。我曾經走過茂林風景區裡的一段,也看過別人關於六龜警備道分享的資料,奇怪的是現有的步道最南端是在真我山南峰而不是在大津旁的山腳,真我山南峰至山腳這一段日治時期的時候一定存在著,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沒有人在走。

Trails Chinese

探訪目的

今天的目標:

一、在大津橋和茂林遊客中心附近找原本的警備道入口。

二、參考舊地圖後,盡量沿著地圖上的警備道路線上去,查看真我山南峰與大津之間現在還有沒有可以走的路。

三、尋找這段路上有沒有警備道分遣所的遺跡。

四、看有沒有辦法到真我山南峰再接現有的登山步道,這樣不用折返,可以走產業道路下去,輕鬆多了。

地圖上的證據

這幅1924年的地圖上顯示六龜警備道道路和幾間駐在所與分遣所,光看地圖我沒有辦法精準地判斷步道跟分遣所地位置,但可以證明步道當時的確延伸大津的山腳,而且主要位於稜線上。於是,我下了決定今天會一直沿著稜線上去,這樣遇到警備道遺跡的幾率較高,最後也不可能錯過真我山南峰。

historical 1924

來源: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whgis.aspx

上一次來茂林走六龜警備道的時候走到扇平森林生態科學園,在那裡看到六龜警備道的介紹,上面還畫出全程路線和駐在所與分遣所的位置與名稱。

Route map

我本來很懷疑說明圖這個路線的精准度,所以我把南段從照片中剪出來,稍微調整了大小和方向,最後把它放在Google地圖的圖像上,接下來我以四日市與鳴海以及網子山與鳴海山的位置來對齊兩張圖片,這些遺跡在目前還能走的路段上所以位置很確定。對齊好的時候,我發現說明圖顯示的路線跟Google地圖的稜線沒兩樣,沒想到會這麼剛好:

overlay 1

有了上面那幅地圖之後我大概畫了一下今天要探訪的地方(虛線)與傳統登山路線(實線)

overlay 2

實際路程的記錄

上次來的時候發現了這座樓梯,好像沒有通到哪裡,走到上面只是密集的樹林:

stairs

因為今天要找個地方起登,這裡又剛好是稜線下來的最頂端,又懷疑是不是以前上面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才會有這座樓梯,說不定這裡就是警備道的入口,所以我決定了從這裡上去。樓梯上面似乎有個小山徑,我一開始沿著這條山徑前進,不過路況不太好,完全不像上次在網子山附近的警備道,我甚至不知道是人開的路還是山羌常走的地方而已。山徑越來越不明顯,最後完全沒有了,我只能自己想辦法穿過樹林,這時候進度變得非常慢,我幾乎沒辦法走直線,曲曲折折地前進,盡量避開倒木和有刺的植物,幸好這裡的稜線還蠻明顯的,不用怕走丟。稜線雖然大部份都長滿樹,我還是遇到兩三個比較開闊的地方,展望還不錯:

view1view2view3

第一件證據

走完一小時的時候突然出現了這個畫面:

caojin1caojin2caojin3caojin4

這個地方一定是人造的,而且大到不太可能是警備道而已,有一座數公尺寬的平台,分成兩層,周圍有許多石頭疊成的牆壁和柱洞,我當時在猜應該是離原本警備道的入口最近的分遣所「草津」,所以我記住了那個地方的經緯度,等回家後再跟地圖對看看。在這個地方的東邊我終於看到步道本身很明顯的遺跡,有一長條地差不多兩公尺寬,特別平,旁邊還有加固用的石頭駁坎,步道位置也跟之前拜訪過的遺址一樣,步道都在分遣所的東側或南側。

trail1trail2

我本來要從這裡沿著警備道上去可是步道很快就變得很不明顯,也都長滿了樹,通常最容易穿過樹林的地方不是在警備道上,所以很快有看不到它了,只能繼續沿著稜線而上。

不同證據

在其中一個開闊的地方我還找到了一個陶瓷絕緣礙子,而這一顆不像現代台電電桿上的,這一顆比較小,形狀不一樣,顏色也不是白色,應該是原本的通電鐵絲網系統留下來的。找到這一顆告訴我雖然步道本身看不到,但我還離它很近。

insulator

途中我還遇到兩個有綁繩子的地方,還有一個有幾條登山布條的地方,代表以前有人把這個稜線當登山線,但不知道是幾年前或幾十年前。

roperibbon

又一間分遣所?

越往上越常出現比較平的路段,可能就是警備道的一部分,雖然比較平,但還是非常難走,因為全部都長滿植物。後來我又走到一個很開闊又平的地方,看得出最近有人在這裡砍樹,在這個開闊的地方的旁邊,還有一塊完全沒有長樹的土地,看周圍好像有三條路都通到這裡,不過這些路已經長滿雜草和小樹了,已經沒有人在用了吧。

shibu1shibu2shibu3shibu4

我那時候沒有辦法確定這裡是不是以前分遣所的位置,有看到駁坎,可是不確定是步道的還是房子的,也不確定是日治時期的還是最近的,不過看得出來曾經有很多人在這裡活動過,所以我也記住了這個地方的經緯度。

往上走了一小段我發現了其實我剛看到的三條路中有一條狀況還不會說很差,不但可以在這條路走路而且應該還能開車,真的很好奇為什麼這麼偏僻的地方會有這麼好的路。Google也有顯示這條路不過它兩端都沒有通到哪裡而且它不是走稜線,所以我決定了不要走這條路而要繼續走稜線,這樣是到達南真我山南峰最保險的方法,若沒辦法走到或找到真我山南峰我就必須折返走密集樹林下山,會是一個非常不理想的狀況。

接到熟悉的登山步道

走了3小時卻只走了2.4公里,突然有個開闊的地方出現,我也差一點被三角點絆倒,真的沒想到已經到山頂了!看到三角點上的紙寫著「真我山南峰」我鬆了一大口氣,下山到停車的地方還有七公里的路程,可是都是道路,不再是那種密集死森林,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好幸福!

final1final2final3

證據核對

回到家後我在Google輸入了兩個我懷疑是分遣所的經緯度,位置為圖中兩紅點:

overlay3

沒想到會這麼準耶!今天拜訪的地方就在扇平說明圖顯示的位置,太奇妙了!

總結

我來評評今天的目的有沒有達到:

一、在大津橋和茂林遊客中心附近找原本的警備道入口。

這裡的確可以上山的,不過上面的山徑不好走,進去不久就完全沒了,所以尚未確認樓梯是否六龜警備道原本的入口。

二、參考舊地圖後,盡量沿著地圖上的警備道路線上去,查看真我山南峰與大津之間現在還有沒有可以走的路。

沒遇到嚴重的繃壁,勉強還走得上去,雖然有看到警備道的遺跡但是今天走的路大部份都不是在警備道上。

三、尋找這段路上有沒有警備道分遣所的遺跡。

草津分遣所遺跡還很明顯,位置也就在預計的地方,不過上面長的樹多到讓人很難在裡面站起來。

石部分遣所好像也經過了,不過它正確的位置還沒確定。

水口分遣所沒看到,但今天因為要趕路所以沒有認真找。

四、看有沒有辦法到真我山南峰再接現有的登山步道,這樣不用折返,可以走產業道路下去,輕鬆多了。

很難走,但勉強還走得到。

結束語

查看了不同來源的歷史資料來判斷遺跡的位置,再親自去尋找實體證明,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雖然衣服被植物刺到,皮膚最後又養又葬,鞋子裡都是小樹枝、石頭、葉子等等,我還是覺得今天的經驗很值得,能找出一個許久沒人拜訪的遺跡給了我不少成就感。

Standard

7 thoughts on “六龜警備道大津至真我山南峰段:搜索日治時期的遺跡

  1. Pingback: Uncovering Forgotten Japanese-era Remains | tylercottenie

    • 你什麼時後走的?我是Tyler,沒想到真的有別人對這個冷門的地方有興趣!Jack,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很多警備道的痕跡還是跟我一樣沿著稜線而上?水口你有找到嗎?離稜線多遠?我那天已經有點晚,來不及認真找水口。土山在還沒到真我山南峰的地方,還是就在山頂附近?我最近可能會再上去一次看看,這個步道好有趣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